页面载入中...

人民日报文章:保障人民参与国家和社会治理

  已替代了几千年单被老艺人眼看、手摸、舌舔黄金成色的工序;后来已用科学方法制作生产出锤打金箔最为关键的衬托纸,品质更加稳定。 后来的金箔制造大部分虽被机器流水线代替,但有些工序却依旧非手工不可,如“做捻子”,即把经过初步打压的10微米薄的金叶粘在两张纸中间包起来,然后才能放到机器上继续锤打,而“出具”,则是把打好的厚度只有0.1微米(差不多万分之一毫米)的细金箔挑出来,若手一碰就全破了,这就无法用机器代替,要把金箔从纸中拿出来,非得“功力深厚”的师傅用鹅毛轻轻地挑才行,否则会前功尽弃。

  但打箔是高技巧高体力消耗的劳动,年轻人愿意加入这一行业的很少,因此整个金箔业后继乏人,同时金箔的衍生品有了多种替代,导致其市场日益缩小,加上金箔的传统工艺不断遭到打箔机器的排挤,金箔的锻制技艺面临着失传的危险,需要加以保护。

  传承意义

  1955年金箔锻制改变了传统家庭作坊模式,经中国人民银行批准成立江宁金箔锦线厂,开始规模化生产。1983年一场百年不遇的长江洪水,将坐落在当时江宁县花园乡的江宁金箔厂整体吞没,由龙潭举厂迁到江宁区东山街道。金箔艺人被下放改行,金箔锻制技艺后继无人,打金箔的关键衬纸乌金纸几乎断绝,金箔工艺技术甚至失传。  1984年,我国改革开放开始进入一个良好的发展时期,全国的寺庙修复、古老建筑的修复、现代高级建筑的兴建,使金箔需求量大增。1984年,新中国成立三十五周年,国家决定大修天安门,需要40万张“大九八”金箔,任务下达到江宁金箔厂。2000年企业改制,成立南京金箔集团有限责任公司,该公司集中了全国70%的金箔生产量,全世界60%的金箔生产量,成为世界最大的真金箔生产基地。  南京金箔集团公司投资6000万兴建中国金箔艺术馆。 

  2018年7月,孙小果与手下在昆明市官渡区的KTV对王某涛等人进行殴打,致其重伤二级,其他人不同程度受伤。孙小果被抓后,外界发现他原来是一个死囚犯。

  2019年3月,孙小果案因一起故意伤害案的发生,得以再度展开调查审查。20多名云南省公、检、法、司、监狱的官员被查。

  12月15日,涉孙小果案公职人员和重要关系人职务犯罪案一审宣判,19名被告人分别获刑二年至二十年。这其中包括:

‹‹  123  4    ››  显示全文
admin
人民日报文章:保障人民参与国家和社会治理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