页面载入中...

  陆蓓容:可以说猫救了我狗命?近几年来,“愁病相仍”,总没有什么好心情。如果连猫都没有的话,日子大概很难过。几乎全指着它俩提供乐子,比如睡成一只海参的模样,又或者在新拖过的木地板上跑酷,脚底抹油直打滑。虽然朝夕相处,这些情形早已看了无数遍,而每次总还是忍不住哈哈大笑。我迷恋它们的每一种模样,譬如侧睡时,会露出微微弯起的嘴角,尤其温馨甜美。上厕所时全身绷紧,耳朵微微向后背了过去,那一定是在使大劲儿。

  它们至少带给我一种“不要自大”的眼光。最初,是以家长对孩子的关系来比拟我和猫的关系。后来渐渐发现这样不行,因为它们实在常常比我强。住在我家的两只猫,一只来自流浪动物救助人,因为是在仇英画展后第二天领回家,所以叫做“糖球”(谐音“唐仇”),另一只是用一块钱人民币从菜场小摊讨来的,所以叫做钢镚。糖球比较娇嗲,但并不生病;钢镚淘气,皮实极了。我总是仰慕它们的健康和完美——最近胃有点儿不好,蹲下铲个猫砂都觉得胸口堵得慌,并没有尽到监护人的责任。

  因此,我不断调整定位,现在只以同居室友的身份和它们相处。有时为了维持一定的生活秩序,还是难免牺牲它们的权益,但内心总感到有些抱歉。说是在人猫关系中学着放低自己,尊重对方,也不为过。糖球比较信任人类,但又保持一点儿自我。它喜欢停留在人类身边,却从来不肯爬到身上来。当它对我表示依赖,我便十分喜悦和感谢。钢镚不喜欢人的气味,虽然很渴望被撸,而且要从头撸到尾巴梢,可每次撸完就要把自己舔干净,“恢复出厂设置”。当它表示厌烦时,我得尽量克制冲动,竭尽全力地识趣走开。这很难,有时候还是忍不住伸出魔爪,强行马杀鸡。啊,还要继续努力。

  (来源:中国新闻网)中新网客户端北京9月2日电(记者 上官云)过去一年的时间里,华中师范大学教授戴建业很忙:给学生上课、做公益讲座,还要出席一些文化活动。自从2018年在短视频平台凭借对古代诗人的幽默点评火了之后,这就成了他生活的常态。

  1983.04-1993.05 巴州建筑设计院干部(其间1992.08-1993.05挂职任和静县经委副主任);

  1993.05-1996.08 任巴州建筑设计院院长;

‹‹  123  4    ››  显示全文
admin
萨马兰奇三世与书法缘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